365体育-365体育平台-365在线体育官网

365体育-365体育平台-365在线体育官网 > NBA >

NBA门票秒没 黄牛票无缝衔接炒至5万!大麦网被指

2019-09-12 14:51:01 NBA173℃

  NBA门票秒没 黄牛票无缝衔接炒至5万!大麦网被指勾结黄牛 没人管?】一场风波未平 因NBA中国赛的门票销售 大麦网再次陷入了 勾结黄牛的舆论中 位于徐汇区日月光中心20楼的大麦网上海分公司 今年,NBA比赛中国站将于10月10和12日在上海和深圳各比赛一场,而这两场比赛门票的唯一票务平台又是大麦网。(上观新闻)

  今年,NBA比赛中国站将于10月10和12日在上海和深圳各比赛一场,而这两场比赛门票的唯一票务平台又是大麦网。

  在“12345”上海市民服务热线,不少市民反映,大麦网上NBA上海站比赛,不管是350元最实惠的门票,还是18888元的内场门票,都是“秒没”;但是,在摩天轮、票牛等一些第三方票务平台上,以及在淘宝网上,“黄牛票”却是大把大把。只是,350元的门票竟要价2500元……黄牛手上哪儿来那么多票?这不得不让购票者怀疑。

  热门的演出、比赛门票销售暗藏猫腻由来已久,背后是商家逐利的本能驱动。大麦网售票风波不断,相关管理上是否存在“盲区”?为了规范票务市场,打击黄牛炒票,演出票务市场已开始尝试“实名制”购票。那么,赛事票务市场的规范何时跟上?

  10月10日,NBA比赛上海站将由“洛杉矶湖人”对战“布鲁克林篮网”。作为湖人队的球迷,申城市民徐先生早就瞄准了这场比赛。大麦网于8月9日下午2时开始销售门票,“志在必得”的徐先生发动身边朋友同学共10人,帮他一起抢票。考虑到贵一些的票抢的人少一些,按照徐先生的部署,10个人“主攻”2600元和3600元两个档次的二层看台门票。开票后,徐先生发现,再周密的安排都是徒劳:两三千元档次的门票仅5秒就抢光了。1分钟不到,所有门票全部售罄。

  8月9日下午2时,球迷施女士和丈夫也守候在大麦网APP前等待开票,施女士主刷4600元的门票,她的丈夫主刷18888元的门票。施女士在订票界面选定后,刚进入支付界面时被告知系统奔溃了。再次刷新,发现4600元一档的票已经售罄,她丈夫也同样遭遇“秒没”。就一眨眼时间,座位好的票都没了。

  而与此同时,多个平台的黄牛票却同步开售。徐先生告诉记者,这边大麦网刚刚将状态改为“缺货登记”,他打开另一款购票APP“摩天轮”,发现平台上已有第三方票务公司在销售NBA赛门票。记者在摩天轮APP上看到,由于实体票尚未开票,摩天轮上的门票销售状态为“预售”,票价比原价普遍上涨了两三千元不等。如350元的5层看台票,摩天轮上要价2159元;而1600元的2层看台票,则需要4526元。

  没抢到好座位的施女士也不甘心,当即转到“闲鱼”二手平台查看有无转票资源,果然发现已有卖家正在出售,且保证有票。其中1.8万元的票已飙升至5万元。4600元的票价炒到1万多。3000元以下的门票只能先预订着,需要加价多少,之后才能确定。

  在摩天轮APP上,若一次购买多张,还能“同一订单3张及以内保证连座”。徐先生由此判断,摩天轮上的第三方票务公司手中肯定捏有大量门票,有较大的选择余地。而在大麦网销售时,同一账户最多只能购买4张票。显然,第三方票务公司手里的票,肯定不是“秒杀”来的。施女士怀疑,大麦网与黄牛勾结,将门票提前给到黄牛,黄牛再坐地起价销售。

  为了验证施女士的怀疑。记者在淘宝平台以“NBA门票”为关键词搜索,出现了8页结果,全是各类第三方票务公司的店铺。点开链接,页面显示均是以票面原价预订,待大麦网纸质票出票后再“补差价”快递到手。如果对差价不满,可取消交易退还预付款。记者留意到,几乎每一家均注明“预定保证有票”。

  商家“连战票务”页面显示,NBA上海站门票已月销178件。客服告知记者,350元的门票下周一可出票,“差价需出票才能报价”。记者反复询问差价会是多少,对方称估计最终售价2000元,购买2张也可保证两连坐。另一个商家“申城票务888”则表示只能月底出票,其他商家所谓的下周出票只是“随口说一说”。记者询问门票来源,对方承认票都是从大麦网直接拿来的,但商家并不需要抢票,而是有“自有渠道”。

  另一家商家“专业演唱会体育赛事门票”在页面中留下了手机号。记者以打听票务信息为由,拨打了手机号。攀谈中,对方直言不讳,称手中的票就是“加钱向大麦网拿的”,因此赚的实际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多。

  △淘宝网上,一家票务专营店以“原价预订、出票补差价”的方式,销售全部价位的NBA比赛门票,页面显示已销售掉500余张。

  记者找到了一名从事演唱会策划的前从业人士,她表示,门票票面价格都是物价部门按照活动主办方提供的成本报价而定的,大概能保证活动主办方10%的利润。

  门票一旦印好便开始分流给各个渠道:一部分是给场地方和赞助方的赠票,其他大多数是以低于票面的价格售出给票务代理。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,票务公司根据时间、明星、赛事热门情况,算出直接加价分发给黄牛的票量比例,可能是30%,也可能是50%,甚至更多。黄牛通过炒作抬价,再从中赚取一部分提成,“这些黄牛都是实力较强的,手中的票也都是正常的流通票。”据介绍,还有一部分黄牛,则是使用软件抢票,普通消费者无法与之比拼抢票速度。此外,一部分赠票最终也会流入到黄牛手中。手握票源的这些黄牛会结合消费者的预订需求,形成最终的“市场价格”。这名业内人士表示,像NBA这样奇货可居的赛事,直到开场前8小时仍有很大的销售市场。届时,售价虽然仍然远高于票面价,但会比最高点打些折扣,因此还会出现一阵哄抢。因此,懂行的购票者大多会“摒”到演出和赛事开始前再从黄牛手中买票。

  “票务代理与黄牛‘合作’,几乎已是行业潜规则。大家形成了共识,想要周杰伦、张学友或其他热门体育赛事,不用抢了,绝大多数人肯定只能向黄牛买票。”但她也坦言,NBA门票从1万多炒至5万,太过离谱。“要知道美国本土NBA的赛事,最高也就炒到3000美元,即2万多一点。”

  票价炒那么高,主办方不担心销售不掉上座率不高收不回成本吗?这名业内人士表示,收支是否平衡也只有主办方知道,但对消费者本身肯定不公平。

  长期以来,热门演出、赛事门票被黄牛恶意炒高牟利的问题难以杜绝,已成为了一个“老问题”。近年来,对票务销售实行“实名制管理”的呼声越来越高,也被视为是解决黄牛问题的有效措施。

  记者搜索相关新闻发现,大麦网早在2017年就已尝试“实名制”。在一则新闻中,大麦网业务相关负责人表示,为了防止恶意抢票、囤票,大麦在预售环节采用了输入身份证预订销售,身份证原件是现场演唱会门票唯一换取票凭证。另外,在一些大型演唱会中,大麦采用“人脸识别+RFID(射频卡信息处理)”的双重技术,在重要赛事中也尝试联合“芝麻信用”,对购票的用户进行实名认证。

  大麦网的实名制有效吗?记者询问了多名购票者。他们告诉记者,大麦网所谓的“实名制”,不过是“实名购票”,即购票者必须经过实名制认证。但对于实际购买的票,并无实名制要求。以NBA比赛中国站为例,一个实名认证过的账号可以购买4张门票,但并不需要提供4个身份证号码,票面上也不显示身份证信息,进入场馆检票时也没有身份认证环节。

  因此,所谓的“实名购票”,对黄牛拿票炒作毫无任何影响,形同虚设。业内人士指出,黄牛对票务代理公司来说就是二级的分发渠道,互惠互利,因此,指望票务代理公司主动去落实实名制,并不现实。

  打击黄牛炒票,关键之处在于票面实名以及检票环节必须落实实名制。据记者了解,实名制在演出票务市场正得到落实。在最近的上海大剧院热门话剧《德龄与慈禧》的销售中,两家网络售票商大麦网和猫眼均被要求必须落实实名购票。这里的实名购票,是指“不管是线下购票还是线上购票,每张有效身份证每场限购一张票,每人每场至多可持两张有效身份证购买两张票。购票成功后,观演人证件号码将标注在演出票上。演出当天,观众需要同时出示票面所标注的有效身份证和门票,才能入场观看。”据记者向上海大剧院了解,尽管《德龄与慈禧》的门票几乎也是“秒没”,但并没有出现黄牛炒票的迹象。实名制落到实处,让黄牛炒票没有了空间。

  演出票务市场的逐步规范,背后是相关监管部门的不断努力。早在2017年7月,文化部就发布了《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》,要求演出举办单位、演出票务经营单位按规定明码标价,不得进行虚假宣传,并且面向公众公开售票数量不低于70%,同时鼓励各地探索对重点演出门票销售实行实名制管理。上海也出台了《上海市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管理办法》,由市文旅局与公安部门、文化执法等部门建立联合监管机制,打击黄牛倒票。而据记者了解,《德龄与慈禧》的实名制售票,正是上海市文旅局创新上海演出市场管理模式、打击黄牛炒票的首次尝试。

  但是,相比之下,体育赛事的票务市场却存在着明显的监管空白。今年8月,接到大量大麦网疑似勾结黄牛销售DOTA2国际邀请赛门票的投诉后,“12345”比照演出门票投诉的处理流程,将相关投诉转至文化综合执法部门受理。但很快遭到了退单,理由是依据《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》,文化综合执法的受理范围仅限于“现场文艺表演活动”。执法部门认为,体育赛事非文艺表演活动,不属于文化执法职责范围;“12345”随后将投诉又转至体育赛事的主管部门上海市体育局,体育局也当即退单,理由是“大麦网是经营性企业,不属于体育局管理,建议转工商部门”;而工商部门随后又以“大麦网公司注册地位于北京,需要由注册地的监管部门负责”为由拒绝受理。而投诉人转而拨打北京市12345热线反映,北京市相关部门的答复则是,“由于活动主办地位于上海,需要上海市相关部门监管”。

  绕了一圈,投诉没有任何一个部门肯出面受理。据上海“12345”统计,今年6月至8月共接到各类票务电商投诉172起,其中涉及大麦网的就有144起,占83.7%;而172起投诉中,94条没有承办单位,得不到处理。大麦网投诉集中,屡屡被曝勾结黄牛炒作票价,与上述市场监管的缺失不无关系。“12345”呼吁,尽快明确体育赛事类票务市场的监管部门,建议体育赛事活动由体育行政主管部门牵头管理,票务运营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则由其他部门根据职责配合处置;同时,应提高文化和体育等部门的协调机制,对票务市场的执法监管应该通盘考虑。

  此外,采访中,记者反复联系大麦网,包括拨打网站留下的电话以及直接前往大麦网位于徐家汇路610号中心写字楼20楼2001室的上海分公司,试图沟通票务销售的细节以及实名制推进的情况。但对方均以“请记者自行联系阿里巴巴公关”为由,拒绝接受采访,同时又拒绝透露阿里公关部门的联系方式。

搜索
网站分类